宝洁大中华区副总裁柯锐思:在四川地震灾区的14小时

[编者按] 宝洁公司亚洲区对外关系副总裁柯锐思先生不久前前往四川地震灾区,了解在川抗震希望学校的项目。返回广州后,柯锐思先生记录了这14小时的旅途和思考。

6月10号清晨5:50。我和两名来自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青基会)的官员站在四川省会成都的酒店前,他们是宝洁公司的老朋友。我们将与另外两名宝洁公司的安全经理一起在接下来的14个小时探访四川省受“512”地震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宝洁公司与青基会已经在全国建设希望学校方面合作了13年。我们彼此非常了解,对今天的任务认识一致——如何最好地使用宝洁公司的捐助,通过修建临时或永久性学校来替代在地震中受到损毁的学校,以此来帮助至少20,000个孩子。

前一天晚上,我们得到了政府特批,可以到访一些损毁最为严重的地区。出于安全的考虑,人员出入灾区受到一些限制。这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尊重生活受到影响的家庭,同时能够让政府部门可以集中精力进行恢复和重建工作。

6:00整,我们乘坐三辆车出发了。一辆是陆地巡洋舰,另外两辆是硬顶吉普车,三辆车都可以在受地震损毁的区域行驶。我们十分庆幸天气不错,因为在下雨天要进入山区是不可能的。

我们当天的行程简单而紧凑。我们将首先驱车到靠近震中的青川镇。青基会正在考虑在这里建造第二所宝洁抗震希望学校。然后,我们将继续前往于5月25号已建成的位于玉泉村的第一所宝洁抗震希望学校。整个过程将为时14小时,行程达650公里(400英里)。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前往青川的沿途上 红十字会搭建的帐篷



  上午9:00,我们进入了山区。这里随处可见地震的痕迹。当我们继续向山区进发时,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帐篷搭建在郊区以及各个乡镇的中心。有的帐篷沿着公路边搭建,因为公路通常是这些山区唯一平坦的地方。当我们穿过山区时,经过了已经清理的滑坡区。有些地方狭窄得仅能容一辆车通过。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在地震和余震中被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砸碎的汽车和卡车。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整装待发的解放军救援车队



  我们看到很多解放军战士手持镐锹,或者开着卡车和推土机在清理碎石瓦砾。解放军在震后迅速在整个灾区开展了救援和救灾工作。无疑他们是大规模恢复和重建工作的主力。每个镇上都可见忙忙碌碌的人们,大街的空地上堆满了建筑物资。我们途经的镇上食物和水的供应看起来很充分。许多当地的农民已开始在开放的街边市场出售商品。

更多的帐篷城搭建在路边。它们排列整齐有序。在其中一个帐篷内,我们看到很多人排成长队,正在有序地等待早餐。在不到一个小时里,我们经过了至少20座这样的帐篷城。随着我们深入山中,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帐篷,也看到越多的建筑物上标注了“拆”字。我们发现很多原有的建筑现在成了一堆碎石,但其两边的建筑却完好无损。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车辆消毒检查点



  我们不时会经过一些检查点。在这些检查点,身穿白色外套、戴着面罩的人员往我们的车轮上喷洒消毒剂或漂白剂,以防止疾病的爆发和传播。看到政府部门如此周到地确保地震灾区中被迫离开家园的4,600万民众的安全,我们有一种欣慰的感觉。

上午10:30,我们到达了青川。沿着山谷开进镇里时,我们看到了至少有十余处从周边山上滚落下来的大规模山体滑坡的遗迹。很显然,它们曾经将道路覆盖,但现在已经被清理了。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站在青川昔日繁华的大街上



  青川是一个有20,000居民的小镇,沿着一条小河建立。在青川以及紧挨青川的村庄内,共有4,500人在地震中丧生,5,000人受伤。我们在镇子里发现至少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建筑发生倒塌,更多的建筑出现了巨大的裂缝。该镇至少80%的建筑需要拆除重建。我们走过通往一个巨大碎石堆的拱道。那里曾是镇上的中学,但现在已成废墟。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在青川尘土中的解放军战士




   当地官员告诉我们,1,000多名解放军官兵正在这个地区开展救灾工作。他们有的在镇上工作,有的正在修建一个滑坡坝的泄洪渠,该坝已经在河的上游4公里处形成了一个大型堰塞湖。 他们正在密切监视这个堰塞湖,一旦发现有滑坡和溃坝迹象,士兵们将立即疏散镇上居民。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关庄镇居住在帐篷里的居民

青川当地的官员同我们踩着石块铺出来的路,过了一座桥,来到了关庄镇。河边的田野里现在到处都是帐篷,一共约有3,000多顶,容纳了从河对面受灾的青川县搬过来的10,000余人。同样,这些帐篷排列得非常整齐,许多帐篷住了5到6个人。在前几天,充足的救灾物资还没有抵达前,每个帐篷里曾经住了12到15个人。

我们看到建筑工程施工人员正在日夜不停的搭建预制板房,这些板房将在永久性重建开始前提供更多的临时住所。这项工作非常关键,因为这些预制板房能抵御即将到来的雨季的雨水侵袭。随着人们搬进这些新的预制板房,有些帐篷已经被拆除。许多人可能要在预制板房里住上两三年,因为重建的需要实在是太大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有些帐篷用作货棚,用于出售食物,以补充免费供应的食物的不足。其他的有些还用作理发店和牙科诊所等等。开始,救援人员只能为每位灾民每天提供一瓶水和一盒方便面。随着道路的清通,充足的救援物资正在源源不断地运进灾区。

我们看到了一个由60个帐篷搭建的临时医院,主要人员为部队医生和医务人员。很多从中国各地赶来帮助的志愿医生组成的帐篷成了这个临时帐篷医院的补充。重伤人员已经转往别处的医院,因此帐篷医院里医治的主要是轻伤病人。

接下来,我们来到了将被考虑为第二所宝洁抗震希望学校的地区。该学校将能容纳1,100名受灾学生。在同当地政府充分讨论后,希望工程有关人员将回到北京总部,对于救灾需求进行评估,以确定如何最好地提供帮助。

现在是中午12:30。当我们穿过山区准备回到第一所宝洁抗震希望学校时,我们不得不停了下来:一辆起重机堵住了道路,它正在营救一辆刚从道路上滑到滑坡里区的卡车。

下午3:30,我们已经在四川的山区和平原行驶了将近3个小时。每当我们开出山区,就看不到任何地震的痕迹——这同我们在山区所见到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震后的玉泉镇郊区

但是,当我们离第一所宝洁抗震希望学校越来越近时,地震的痕迹再次清晰起来。沿着田野边上的农舍,越来越多的帐篷随处可见。同政府资助的帐篷不同的是,这些帐篷大部分是搭在木桩上的简易防水油布。许多帐篷搭建在路中间——这是唯一没有用来种植庄稼的平坦区域。当我们经过小镇时,发现多达四分之一的建筑已经倒塌了。

装满碎石、沙子和建筑材料的大型卡车塞满了这些小镇的大街,这表明重建工作正在全力进行。所有非建筑车辆均被拦下。因为我们有政府的许可,所以得以放行。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宝洁抗震希望学校开学典礼

下午4:00,我们终于到达了绵竹县玉泉镇的“宝洁抗震希望学校”。玉泉镇大约有5,000人,位于四川省农业低地,离成都大约130公里,在这次地震中遭受了重创。我们的通行证使得我们可以进入现在已经封闭的区域。这所学校是希望工程在地震灾区修建的第二所抗震学校,也是第一所由宝洁公司援建的学校。当这所学校完全投入使用后,可以容纳1,200多名学生以及100名教师。

我们几位成都厂的员工参加了这所流动学校在5月25号举行的开幕式。参加开幕式的还有长期担任宝洁公司希望工程项目协调员的梁云,以及800多名兴高采烈的中小学生。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宝洁抗震希望学校课堂上的第一堂课

校内有31个流动教室,每个教室可以容纳多达45个学生。今天下午,我们只看到了一小部分学生,因为上课一般在上午,而下午则用于重建。到本周末,该学校将恢复正常的全日制教学秩序。绵竹县教育局局长带领我们参观了学校。初期建设用了不到三天,而该学校在地震后不到两周就重新开课。学校原来的篮球场被作为教室的地面,所以教室很快就建好了。

三名5年级的女同学陪同我们参观学校。她们有说有笑,看上去很高兴成为我们的向导。像我们今天见到的许多人一样,她们浑身都是蚊子叮咬的痕迹。大多数人仍然睡在帐篷里。在四川夏季闷热潮湿的气候中,到处都是蚊子。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地震前的玉泉学校

从外面,这座原先四层楼的L型学校看不出什么问题,但还是被绳子围了起来,计划拆除。四川省需要大量的重建,修建一个永久性的学校需要3至5年的时间,该校校长说,新的宝洁抗震希望学校为玉泉的孩子们带来了福音。

下午5:30,我们回到了成都。在路边,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帐篷,同时也看到了鼓舞人心的景象——人们已经开始搬离帐篷,回到自己的家。

我们在晚上7点左右到达了成都。在经历了所有一切后,成都似乎已恢复正常。在晚饭上,青基会和当地的希望工程有关人员告诉了我们在过去的一个月当中他们所进行的工作。他们都经历了极不平凡的日子。

宝洁 宝洁新闻 宝洁观点
宝洁抗震希望学校的小主人

我在中国生活的这三年半的时间里,青基会以及他们的希望工程学校建设项目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在过去的13年内,宝洁公司已经向青基会捐助了超过3,200万元(450万美元),建造了134所宝洁希望学校,解决了100,000个 孩子的上学问题。这些是全国14,000 所希望学校网络的一部分。毫无疑问,我在中国最难忘的经历就是在这些偏远的农村地区建立了宝洁希望学校。让我感到自豪的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宝洁公司又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捐助了1,000万元(140万美元),用于修建学校,并提供包括心理咨询在内的支持,以帮助地震灾区儿童。这是宝洁公司至今向中国援助组织提供的5,300万元(750万美元)现金和产品捐助中的一部分。

晚上9:30,晚餐过后,我们与青基会的朋友道别。经过了今天,我对青基会以及希望工程的印象更为深刻了。我看到了人们怀着巨大的热情,用了整整1个月的时间,通过帮助孩子们重返校园来使孩子们破碎的生活恢复正常。在宝洁公司和其他公司支持下,青基会和希望工程正在对这些孩子的生活产生深远 的影响。当他们离开时,我相信这一天将会永远刻在我的记忆中。

但是这一天并没有到此结束。30分钟之后,当我坐在成都的酒店19楼的房间里时,又有一次余震袭来。余震并不是很强烈,但我仍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房间颤抖了感觉很漫长的5秒种,这让我再次想起了今天见到的所有睡在帐篷城里四川的人们。

柯锐思
宝洁公司亚洲区对外关系副总裁